每经热评|北方稀土关联交易再被否“分家”后管理层当担起重任

每经记者:杜恒峰

每经评论员 杜恒峰

北方稀土(SH600111,股价26.85元,市值975.5亿元)、包钢股份(SH600010,股价2.06元,市值939.1亿元)两家兄弟公司之间就稀土精矿供应的问题,终于尘埃落定。在经历包钢股份大幅提价、北方稀土股东大会否决新的关联交易合同、包钢股份小幅降价之后,北方稀土11月10日举行的股东大会还是否决了这项关联交易,投出反对票的仍然是那批小股东。在这之后,双方此前固定价格、固定数量的采购,将转为市场化采购,价格和数量都将变得不再确定。

从北方稀土、包钢股份共同的大股东包钢集团的角度来看,关联交易看似只是集团内部利润的左手倒右手,但由于持股比例和估值不同,关联交易定价的影响也是不同的。包钢集团持有北方稀土36.66%的股权、包钢股份55.02%的股权,利润越多地流向包钢股份,对包钢集团显然更有利。同时,在资源行业,上游往往掌握定价权,资源高度集中的稀土行业尤其如此,包钢股份和北方稀土目前市值较为接近(均为900多亿元),但北方稀土2022年预期市盈率只有不到15倍,而包钢股份是44倍,“做大”包钢股份带来的回报也更高。

正是由于上述情况的存在,从北方稀土小股东的角度来看,其利益和大股东并不总是完全一致的,甚至有可能是冲突的,他们宁愿放弃关联交易的便利性和确定性也就不难理解了。凭借北方稀土在行业内的领先地位,与包钢股份解绑虽然要承受更多的风险,但有可能换来更低的资源价格,这是值得尝试的,即便公司经营层面可能会有波动,短期股价会有压力,但走出第一步仍是至关重要的改变,积极用手投票、参与公司管理的小股东,更看重的是长远的发展潜力。

从两家公司的角度来看,关联交易带来的“协同效应”不复存在,究竟是坏事还是好事?这取决于公司管理层的应对能力,他们需要切实担起自身责任。没有了关联交易的“保护”,两家上市公司的经营者们不得不更为深入地去了解市场,更仔细去研究行业发展规律,根据市场反馈和行业发展趋势来确定生产规模,调整产品结构,以获得更多的利润。比如北方稀土与厦门钨业在8月中旬就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9月初又宣布与中国原子能工业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协议,以获取更多的原料来源,多元化采购既能减少供应的风险,也能提升议价能力。

因此,接下来两家上市公司如何对管理层、核心技术人员进行安排,如何有效激励他们,公司经营策略如何调整,将变得尤为关键,但在现有股权结构下,大股东对这类事项有决定性影响,小股东们要实现这样的改变并不容易。对小股东们来说,否决关联交易仅仅只是第一步,更积极地参与公司治理仍然是一项长期的工作,且难度远比投票否决一项议案要大得多。

每日经济新闻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mu158.cn/111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