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日本中国变额年金保险还不成熟

较日本中国变额年金保险还不成熟【摘要】随着人们保险需求的增长,保障功能的传统型保险再也无法满足当前保险市场需求,保险产品创新成为企业发展的新契机。2011年,我国开始引入变额年金保险这一全新的险种,在北京、上海

较日本中国变额年金保险还不成熟
【摘要】随着人们保险需求的增长,保障功能的传统型保险再也无法满足当前保险市场需求,保险产品创新成为企业发展的新契机。2011年,我国开始引入变额年金保险这一全新的险种,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厦门等五座城市也已经开始试点并进行变额年金的推广。但是与日本比起来,我国的变额年金保险还不成熟。  首先,中日两国都十分重视对最低利益的保障并在相关法规中对此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其次,两国对销售队伍的培养建设等方面的限制十分严格;再次,中国在准备金的提取方面引入了日本的蒙特卡罗模拟法作为两种提取准备金的方法之一;最后,两国在的运用方面也均有着严格的规定与限制。虽然存在着以上几点相似之处,但鉴于两国的基本国情以及变额年金在两国的发展情况有所不同,两国的监管制度存在着明显的差异,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在法律法规方面,日本1996年颁布的《保险业法》、日本金融厅制定的实施法令和实施细则以及2001年4月颁布的《金融商品销售法》都对变额年金的运作有着严格的约束,出台的办法、规定较为详细、全面。而中国变额年金市场处于起步阶段,其法律法规尚显不足,缺乏明确的法律约束,亟待规范。  日本在监管方面更为成熟灵活而中国则实行统一管理。以准备金的提取为例,日本的保险公司有自主选择准备金提取方法的权利,对准备金提取假设规定更为严格谨慎而且对风险准备金提取具备明确的要求与规定。而中国的则必须按照统一的规定进行准备金提取,采用的假设必须符合监管部门的规定。显然,初期阶段的统一管理使得中国的保险公司丧失了一定的主动权与创新力。  两国在最低资本计算方面采用了截然不同的偿付能力监管体系。日本的偿付能力监管措施较为简化,易于理解与实施,可促使保险公司尽早发现偿付能力问题。而中国的科学性、针对性和有效有待加强。风险的划分简单,缺乏针对性。资本充足率也不能扮演预警以及缓冲器的角色,保险公司积极的内部风险管控有待加强。当保险公司集中承保某些不当风险,或是非理性投资房地产造成准备金不足时,将导致财务困难。对于新设立的和快速成长的保险公司,甚至可能走向破产,而现有监管措施根本无力阻止。  慧择提示:我国的变额年金保险还处于一个试点推行状态,我国保险行业还需要进一步的学习日本的优秀经验并加以创新,推出真正的适合我国国情的变额保险。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mu158.cn/75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