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电厂概念受到市场广泛关注 多地展开实践商业模式仍不清晰

虚拟电厂概念受到市场广泛关注多地展开实践商业模式仍不清晰随着风光储持续高景气,以及近期多地高温限电行情催化。7月以来,虚拟电厂概念受到市场广泛关注。一方面,上市公司纷纷布局相关领域,另一方面,虚拟电厂指数自4月底市场回暖以来涨幅明显,8月24日则曾一度攀至年内高位至7524.94点,区间涨幅超70%。不过随后又震荡下跌,截至9月1日,虚拟

虚拟电厂概念受到市场广泛关注 多地展开实践商业模式仍不清晰

随着风光储持续高景气,以及近期多地高温限电行情催化。7月以来,虚拟电厂概念受到市场广泛关注。

一方面,上市公司纷纷布局相关领域,另一方面,虚拟电厂指数自4月底市场回暖以来涨幅明显,8月24日则曾一度攀至年内高位至7524.94点,区间涨幅超70%。不过随后又震荡下跌,截至9月1日,虚拟电厂指数报6253.64点,近7个交易日跌幅超16%。

业内人士认为,尽管国内虚拟电厂技术未完全成熟、商业模式仍未清晰,但随着政策的持续加码推动,到2030年运营市场规模将超过4500亿元,盈利空间也将进一步打开,相关投资机会仍值得关注。

何为虚拟电厂?

事实上,虚拟电厂(Virtual Power Plant,简称VPP)并非新概念,最早由ShimonAwerbuch博士于1997年在《虚拟公共设施:新兴产业的描述、技术及竞争力》中提出。

“虚拟电厂可以理解为将不同空间的可调节(可中断)负荷、储能、微电网、电动汽车、分布式电源等一种或多种资源聚合起来,针对多元化资源主体通过调度算法实现自主协调优化控制,参与电力系统运行和电力市场交易的智慧能源系统。”国网信通股份安徽继远软件有限公司人工智能事业部总经理助理梁翀向记者表示,简单理解就是虚拟电厂虽不是实体电厂,但是可以通过一定的技术将全国的储能设施联接起来,对电力进行统一的精细化调配管理,从而优化电力资源使用,避免电力浪费。

“据国网公司测算,要满足5%的峰值负荷,我国需要投资4000亿元建设火电厂和配套电网来削峰填谷,而采用虚拟电厂只需500-600亿元。”梁翀表示,虚拟电厂作为提升电力系统调节能力的重要手段之一,可实现对大量分布式能源的灵活管控,通过对电网调度与分布式能源出力的协调控制,既保障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又促进分布式资源参与能源市场,是新型电力系统在能源用户侧实现互动化、智能化的可行途径,对缓解电力紧张将发挥重要作用,市场前景广阔。

据梁翀介绍,当前国外虚拟电厂已部分实现商业化,理论和实践方面在发达国家已经成熟且各有侧重。其中,美国以可控负荷的需求响应为主,参与系统削峰填谷;日本侧重于用户侧储能和分布式电源,以参与需求响应为主;欧洲以分布式电源的聚合为主,参与电力市场交易。

“近年来,在可再生能源和能源互联网发展战略下,我国电力系统正朝着供能资源多样化、资源布局分散化、资源类型清洁化的方向发展,整个电网也处于向数字化、智能化的互联互动转型的过程之中,并且在江苏、上海、河北、广东等地开展了电力需求响应和虚拟电厂的试点。”梁翀透露,目前国内虚拟电厂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以研究示范为主。

多地展开实践

商业模式仍不清晰

今年以来,虚拟电厂相关政策频频出台,全国多地也相继展开实践。

今年1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的指导意见》,指出“构建适应新型电力系统的市场机制,鼓励抽水蓄能、储能、虚拟电厂等调节电源的投资建设。”,3月又发布《“十四五”现代能源体系规划》,表示要推动储能设施、虚拟电厂、用户可中断负荷等灵活性资源参与电力辅助服务。

8月26日,国内首家虚拟电厂管理中心——深圳虚拟电厂管理中心举行揭牌仪式。据了解,深圳虚拟电厂已接入分布式储能、数据中心、充电站、地铁等类型负荷聚合商14家,接入容量达87万千瓦,接近一座大型煤电厂的装机容量。预计到2025年,深圳将建成具备100万千瓦级可调节能力的虚拟电厂,逐步形成年度最大负荷5%左右的稳定调节能力。

深圳虚拟电厂管理中心的成立,标志着国内虚拟电厂迈入快速发展阶段,不过当前我国虚拟电厂正处于邀约型向市场型过渡阶段,国网信通股份继远软件梁翀认为有三点需要关注。

第一,虚拟电厂总体处于试点示范阶段,省级层面缺乏统一的虚拟电厂平台。梁翀介绍,已建的虚拟电厂平台参差不齐,没有统一的标准和接口,主要是分散的不同市场主体自建虚拟电厂为主,未实现与大电网的互动控制。

第二,大部分虚拟电厂试点实现了初步的用户用能监测,但鲜有项目实现虚拟电厂的优化调度及对分布式能源的闭环控制。梁翀认为,在虚拟电厂控制各种分布式能源发电设备、储能系统以及可控负荷的过程中,对其协调控制是关键和难点,但目前该能力还有待完善。

第三,虚拟电厂商业模式仍不清晰,总体处于探索阶段。当前上海主要参与需求响应、备用和调峰三个交易品种,是国内参与负荷类型最多、填谷负荷比例最高、参与客户最多的。江苏、广东主要参与需求响应,冀北主要参与调峰为主的辅助服务市场。梁翀表示,当前虚拟电厂商业模式尚不清晰,更多的是通过价格补偿或政策引导来参与市场。

上市公司积极布局

板块振幅加剧

随着风光储持续高景气,以及近期多地高温限电行情催化,7月以来,虚拟电厂概念受到市场广泛关注,上市公司方面也在积极布局。

8月31日,国电南瑞在2022年半年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公司中标了多个电力现货市场试点项目,后续将有力推动公司新能源、储能、负荷侧交易、虚拟电厂、调频调峰电站等业务的拓展。此外,公司承担的首个省级虚拟电厂——山西省虚拟电厂运营管控系统已完成试运行。

据了解,目前恒实科技、国能日新、万里扬、北京科锐、东方电子、泽宇智能等多家上市公司均透露在虚拟电厂领域已有布局。

另一方面,受投资者持续关注,近日智微智能、启迪设计、中国长城、海联讯、天迈科技、杰创智能、纬德信息等多家公司纷纷回应称,公司暂未有虚拟电厂相关业务或服务。

二级市场上,虚拟电厂指数自4月底市场回暖以来涨幅明显,8月24日则曾一度攀至年内高位至7524.94点,区间涨幅超70%。不过随后又震荡下跌,截至9月1日,虚拟电厂指数报6253.64点,近7个交易日跌幅超16%。

多只成分个股股价振幅亦加剧。如北京科锐股价自4月底市场回暖以来开始震荡爬坡,8月以来,随着虚拟电厂概念的持续火热开始大幅上涨,截至8月29日,月内股价涨幅近40%,不过8月30日又开始出现回落,且8月31日、9月1日连续2个交易日跌停。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短期波动对长期趋势影响不大,虚拟电厂未来市场规模巨大,从发电端到用电端均有可挖掘的投资机会。

华西证券研报显示,虚拟电厂的主要业务场景包含辅助服务、需求响应、市场化交易、能效管理。估算到2025年,虚拟电厂的投资建设市场规模将超过300亿元,平均每年投资建设规模达到105-200亿元;运营市场规模将达到968亿元,2030年将超过4500亿元。盈利方面,电价是决定虚拟电厂盈利能力的核心指标,电价机制改革不断深入,能为虚拟电厂进一步打开盈利空间。

华创证券研报显示,预计虚拟电厂在今明年有望快速成规模落地。国网区域有望快速跟进。从已披露公司业绩来看,二季度电网整体增速相对强势,部分公司二季度呈现加速特征,相对其他版块表现更为突出。“而按照预期来看,二季度仍受疫情影响,因此我们对三四季度电网信息化相关版块更加乐观。当前估值水平下性价比突出,建议积极配置。”

民生证券研报显示,电网是双碳改革中坚力量,储能、信息技术等各环节充分受益。其中,新能源领域的关键信息技术产品开发和应用,虚拟电厂等协调控制系统发展是关键。双碳趋势下,电网是核心的建设环节之一,相关升级改造需求持续释放。“十四五”期间电网投资保持高景气,储能、信息化智能化是投资重点。从“发、输、配、售、用”等环节看,各个环节的领军企业均有望受益。

如果想了解更多实时财经要闻,欢迎关注天天股票基金行情网网。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mu158.cn/75649.html